About  Us
 
 
 
 
 
 
 
 
 
   
 

 
 
基地設計
成長記錄
樸門實習生
以工換宿小幫手
 

 

 

 
  首頁 > 教學基地 > 以工換宿小幫手
 
 
大地旅人台東樸門教育基地_小劇場
 
2016-05-23
 

圖文|林軒毓

2016.4月底~5月初的小幫手-軒毓,在大地旅人台東樸門教育基地的經驗分享
生動有趣的農場小劇場即將開始!!!

<1>

到台東大地旅人打工的第一天,就見識到樸門設計的園區,引進動物系統之後的美麗與哀愁。

這裡養了一隻狗、一隻貓、一對鵝、一隻火雞還有好多隻雞和鴨。除了雞和火雞對農作物破壞力太大之外,其他動物在農場有人的時候,都是放出來趴趴走。

這樣的好處真不少,例如:在農場聚餐都不用糾的,事實上,你也無法一個人獨享。只要你待在同一個地方進食超過五分鐘,至少會被一隻動物發現。他們會熱切地站在你身旁,有長脖子的伸脖子,有長尾巴的搖尾巴。我也是花了兩三天才習慣面對這種殷殷的企盼,學會跟他們說:「等一下,我還沒吃完我這份,你這樣看著我也 沒用啊~」還好,他們是一群還算有禮貌的食客,而且不太挑食,舉凡被蟲蛀的水果、果皮以及任何不含刺和骨頭的廚餘,他們都樂於接受。

動物不但能幫忙廚餘,也是行動堆肥製造機。尤其鴨與鵝,走路屁股搖呀搖的,拉屎說拉就拉,毫無預警。其實他們的屎尿是混合在一起的,富含氮肥,卻幾乎不臭,我曾近距離5CM聞過,真的不臭。我剛到農場的時候,桑椹樹上掛滿黑黑亮亮的果實,家禽愛吃人更愛吃,也影響到我們便便的顏色。(我一開始吃太多,蹲馬桶都tarry stool,怎麼一來台東就上消化道出血,嚇屎我了…)。只見滿園子這邊一垞黑,那邊一垞黑,也就幫我們省去施肥的工作了。

家禽在除草跟防治上也幫了農夫大忙。鵝愛吃禾本科的雜草,只要菜園裡不種玉米或太誘人的果實(桑椹長到一定高度他們也吃不到),鵝不太會去吃雙子葉的農作物,是很認份的除草工人。鴨的食性比較雜,而且在水稻田裡比較能發揮除草除蟲的功能,不過在陸地上的菜園,他們倒是成了軟體動物的剋星。他們會在陰暗潮溼處用小鏟子般的喙翻來翻去,找蝸牛和蝸蝓來吃。不過大隻的非洲大蝸牛殼太硬,我們得特別收集起來,用特製的金剛降魔杵搗碎,然候就會看到鴨群蜂擁而至。這時候最好快閃,因為他們搶到蝸牛的第一步就是叼在嘴裡狂甩,要把殼與肉分離,於是就會下起蝸牛體液局部豪大雨,場景非常驚悚。

鴨群聚集等待開飯~

<2>

飼養動物為農場帶來的好處並不一定跟農業生產直接相關。很多是靈性的的昇華以及情感上的撫慰,講白話一點,就是讓你種田比較不無聊,因為會有動物跑來討拍或者搞笑給你看。

喜歡跟人親近的貓狗當然是最得寵的,擁有特權可以自由進出主人的居住的空間。叫做MIKA的虎斑貓平時都在外遊獵,製造鴨群的恐慌是他的的娛樂,不過據說PETER是要逮到他在撲追鴨子,會直接把他丟近水塘裡做為懲罰,所以MIKA好像很少真的鬧出鴨命來。當他玩累了,就會喵喵喵找人撒嬌,跳到你的大腿上 用臉頰頂你的手,示意要你撫摸,然候滿足地發出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摸著摸著,你就會睡著,他也會睡著,這就是農場悠閒的午後。

叫做BIBI的黑狗,總是盡責地看家,雖然他第一天見到我只對我吠兩聲,就跑過來搖尾巴要摸頭了,BIBI你對陌生人的接受程度也太高了吧。BIBI從小就被丟進雞籠接受 大公雞的震撼教育,雖然有點殘忍,但至少長大之後不會去捕捉家禽,製造農人的麻煩。不過她對住在樹上的野生鄰居就不那麼友善了,一看到白天的松鼠和夜晚的 白鼻心,她是又追又叫。所以當BIBI和MIKA都不在屋子裡的時候,慧儀就會說,一個在追松鼠一個在追鴨子,各自找樂子去了。

農場的鴨子都是紅面番鴨(我用google他們的資料,搜尋到的前幾項都是花蓮鯉魚潭…還真是與有榮焉啊哼哼)。是一種很安靜的水禽,體型較小的母鴨叫聲是很細微的「咯咯 咯」,還滿秀氣的;體型較大且臉上紅色肉疣較明顯的公鴨,叫聲就猥褻了。當我蹲在菜園裡種菜苗的時候,覺得奇怪,身後怎麼傳來「嘿嘿嘿」的氣聲,轉過頭看 到好幾隻公鴨像痴漢一樣盯著我的屁股,雖然我知道他們只是想在我剛鬆過的的土裡找東西吃,不過還是覺得不太舒服,這算是職場性騷擾嗎?

家禽雖然不像貓狗一樣通人性,但是絕對認得你餵食的器具和動作。有一次我拿著白色水桶(餵鴨子用的廚餘桶也是白色的)去澆水,澆完之後因為想大便,所以就提著空桶順 道走去樹林裡的生態廁所,結果一群鴨子就這樣跟過來了…「走開啦,我現在要施放的是屎料不是飼料!」好不容易把他們都趕走,才安心地在開放式的生態廁所解放,等到我褲子都脫了,其中兩隻鴨子又開始玩起你跑我追的遊戲,不知道是為了爭食物還是配偶,他們就在我面前從東追到西,又從西追到東,呱呱呱的叫聲由遠 而近,再由近而遠,我光著屁股欣賞這齣鬧劇,不知道該哭還是笑,總之排便是順暢多了。

<3>

我超喜歡大地旅人農場裡的鵝,公的叫「恐」,母的叫「恐太」,顧名思義,後者是前者的太太。

到農場的第一週,多數時間我只看得到恐一人在菜園慢步。因為從小就被農場主人友善的飼養著,恐跟人還算親近,讓小時候被鵝啄過的我終於能放下心中的畏懼,就 近觀察他。每到下午四點要餵食家禽的時候,恐總是變得異常焦躁,平時就不太安靜的他,更是頻繁發出鼻音很重的嘎嘎聲,響徹全園。有時候可以聽到恐太發出比 較低沉的叫聲作為回應,從某個角落冒出來尋聲找到恐,原來這是情深意重的呼喚:「親愛的,開飯了~」。第一次看到鵝版牛郎織女的故事,真的有被感動,但後 來發現這傢伙常常把老婆搞不見,每天都要這樣鬧一回,而且老婆還不見得叫得回來,恐就這樣一直叫個不停,我就很想要掐住他長長的脖子讓他閉嘴。還有一次, 我已經把所有家禽趕到鴨圈裡,並將廚餘放到地上的椰子殼讓他們盡情用餐,恐太才跚跚來遲,在鴨圈外發出淒慘的叫聲並伸長脖子望向裡面,鴨圈裡的恐也同樣熱 切地唱和著並望向外面,我看這對苦命鴛鴦隔著圍欄互訴別情,不禁又被感動了,就開門讓他們重逢。結果恐太是進來了,但是恐也搖搖晃晃的走出去了,兩隻鵝邊 叫邊擦身而過…X的!現在是演那齣?七夕鵲橋變成向左走向右走?

當我開始相信在鵝的世界裡,麵包還是比愛情重要的時候,我又見證了他們更真誠天性,原來如果為了子女,以上兩者皆可拋。慧儀說恐太之所以平常都見不到人,可能是躲在某個地方孵蛋,果真,過了一個週末,我一早到農場,就不尋常地看見了恐太,原本想向前打個招呼,結果她馬上壓低脖子發出威嚇的嘶嘶聲,原來她身邊還藏著三隻毛絨絨的小傢伙,真的是鵝黃色的鵝仔。恐太上一窩八顆蛋都失敗,這次成功孵出三隻小鵝,是天大的好消息,慧儀當下就決定三隻小鵝就叫做「恐子」。恐子曝光後,一家五口總是一起行動,第一次當爸爸的恐很神氣地領隊,同時警覺地四處張望,看有沒有威脅接近他的妻小,恐太則扮演押隊的角色,不時低頭察看是不是有小鵝沒跟上。三隻恐子在爸爸媽媽之呵護下,好奇地探索這個世界,那 邊啄啄這邊咬咬,將所有可以看到的東西放到嘴巴裡嘗,農場的每一個角落對他們來講都是那麼的新鮮,值得流連,直到聽到父母的呼喊,才發現自己落單了,拔起淹沒在草皮中的短腳,晃著黃色的屁股追上家人。

恐氏一族形影不離,也不准別人靠近,我最多只能靠近到五公尺(唉~想當初我都可以站在50公分內和恐你一口我一口地吃香蕉,回不去的MEN'S TALK),想要拍照卻沒有數位相機,只得把雙筒望遠鏡的目鏡直接貼在手機鏡頭前,勉強捕捉親子互動。恐和恐太畢竟是新手爸媽,想要帶恐子們去游泳,卻沒 想到現在池塘水位太低,用石頭砌成的池邊與岸上的落差太大,大鵝兩三步就可以爬上來,對小鵝來說,卻像攀岩一樣困難。已經上岸的爸爸媽媽迫切地呼喚,彎下脖子察看,為什麼不見小孩跟上來呢?小鵝則是跳上一階又滑了下,把後面一樣急著上去的兄弟姊妹也一起撞倒了。我決定冒著被家長誤會被攻擊的危險,出手解救 小孩。拿了一支接上2公尺長柄的圓鍬,迂迴到池子的另一邊,把小鵝一隻隻鏟上去,要不是隔著池塘,大鵝一時沒有意識到他們可以輕鬆越過這個地形障礙來驅趕 我,不然在他們的認知中,我應該不是幫小鵝脫困的人,而拿著巨大武器的威脅,早就衝過來跟我拼命了。

家庭問題並不總是那麼危急,在我這個旁觀著的眼裡,有些還滿有趣的。為了不讓其他家禽傷到小鵝,我們把恐氏一家人獨立出來餵食。恐很習慣跟雞鴨爭食,總是呼嚕呼嚕一下就吃飽了,恐太卻想要陪還不太適應飼料和廚餘的恐子們細嚼慢嚥。有一次,恐吃飽後就逕自下水游泳,看到爸爸轉身走去池塘,好玩心重的小鵝雖然還想再吃,也就跟著跳下去玩水,只剩恐太一個 人在岸邊發出不滿的叫聲,就像手插腰發牢騷的家庭主婦:「孩子的爸啊,你也不管小孩有沒有吃飽,就帶他們來玩水…」,恐先是裝作沒聽到繼續悠游,可是被老婆唸到煩了,只好無精打采地「喔喔喔」應了幾聲,不甘願地爬上岸回到餵食的地方,小鵝哪曉得發生什麼事,只知道跟著爸爸從池塘跑回來,看到飼料又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當恐太和恐子們繼續享用他們被打斷的晚餐時,恐一個人無聊地在四周閒晃,如果這時我有兩支煙,我會遞給他一支,並說「男人的無奈,我懂」

同場加映小鵝打瞌睡(短片)
https://www.facebook.com/100001245777548/videos/1157985450919636/

因為小鵝脖子太短,無法像大鵝一樣優雅地把頭頸蜷縮在翅膀後面睡覺,一旦不小心睡著,就會度咕...

 
 
  地址:116台北市汀州路四段105巷10號1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