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樸門永續設計
太陽能鍋
社區營造
簡樸生活
綠建築
適切科技
雨水收集
海洋教育
能源教育
 

 

 

 
  首頁 > 心得分享 >
 
 
動手農作 解放都市!
 
2011-06-24
 
大地旅人
 
 

 

「阿嬤,有香蕉耶!」
「唉唷,那不是香蕉啦…….誒,真的是耶!」

一天,旅人在台北巷弄中的辦公室外頭傳來一小一老這樣的對話,坐在辦公室中的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啊,有香蕉」的驚嘆,但是單純的孩子直接認出香蕉,對照阿嬤不敢相信台北市裡有香蕉,讓我還是忍不住微笑起來。

在車水馬龍的台北市區,旅人辦公室外的一大串香蕉確實頗為顯眼,但走在路上仔細觀察,市區內的果樹其實還是挺多的,尤其是適合台灣亞熱帶氣候且不需特別照顧的木瓜和香蕉,更是常見於城市街角巷弄的小空地上。由此可知,台灣民眾其實是很喜歡種東西的,除了從家家戶戶的庭院陽台上茂盛的綠意可以略窺一二之外,週末假日花市的擁擠人潮更是證明。

既然民眾如此喜愛拈花惹草,也喜歡種植蔬果,為什麼我們的市民農園總在不易到達的城市邊陲?為什麼不能開放公共空間讓民眾認養種菜呢?

平凡草皮大變身

大地旅人去年在市中心羅斯福路三段一帶認養了一塊空地,是台北市政府拆除老舊建物之後,鋪上草皮,種植景觀植物,在水泥建築邊竄出丁點綠意卻又顯貧乏的一塊空地。在烏煙瘴氣的馬路邊出現了這麼一塊綠地,確實暫時舒緩了路過行人的腳步與雙眼,但除了帶狗出門大便的狗主人之外,似乎少有人願意暫停腳步,走進草坪,在樹蔭下晾晾匆忙的心情。

旅人在認養這塊空地之後,同事們都興致勃勃地提出各種建議,但不管是哪一種設計,我們想要彰顯的就是遵循樸門永續設計(permaculture)原則的都市農耕,一處富有多樣性、多產,且多層次的都市農園。因此最後的設計除了以曲線規劃容易靠近維護的菜圃之外,也規劃了從鄰近建築收集雨水並結合堆肥香蕉圈處理溢流的整合性設計。設計中的所有元素都息息相關,各有各的產出與功能,並儘量完成資源在地的循環,減少能源的輸入與散失。

 

在菜園的植栽選擇方面,我們挑選了蔬菜、香草與花卉植物來間種,香草除了能供人食用之外,也能作為忌避植物減少蔬菜被啃食的機會,花卉則吸引蜜蜂、蝴蝶等授粉動物,且為滿園的綠意增添更誘人的色彩。

最後,在文山社大樸門課同學的齊力合作之下,我們順利地實現紙上設計,將曲線菜園、香蕉圈和雨水收集系統實際營造出來。大夥兒在豔陽下揮汗如雨,但也享受了共同工作、攜手實踐樸門永續設計的成就感。

  .

.

.

.

.

 

城市農耕 改變街角生態

當去年在菜圃和香蕉圈剛剛完成之時,植物都還是小苗,菜圃與香蕉圈的曲線輪廓清楚呈現,但綠意仍有點稀疏。大地旅人所採用的種植方式為厚土種植法,可以長時間保水、保肥,又可阻止雜草長出,減少需要平常忙碌的旅人照顧維護的時間。

.

.

.

.

.

在秋日和煦陽光的照耀之下,才一個多月所有的蔬菜花果都欣欣向榮,茂盛的墨綠之中點綴了豔紅鮮黃的小花朵,或是大大一朵的紫色甘藍,多采多姿地熱鬧。偶爾前往整理的旅人經常會發現有些蔬果已經不見了,其實我們不是很介意,除了作為都市農耕的示範,只要有限度摘取需要的部分,也考慮他人的需求,適當的資源分享也是旅人們所樂見的。只不過有些民眾可能認為採摘這裡的蔬果是違法的,原本茂密的蕃茄像是趁夜搶拔後稀稀落落萎萎地散落一地,令人有些心疼。

.

.

.

.

.

.

度過了冬天的嚴寒,又經過今年短暫春雨的滋潤之後,喧擾的羅斯福路旁的菜園更顯蓬勃。收集雨水所灌溉的香蕉圈逐漸茁壯,下層植物包括芋頭、野薑花和地瓜葉恣意蔓延,整個香蕉圈像是個城裡的小小熱帶叢林似的,與周遭的城市風景形成饒富趣味的強烈對比。好令人期待香蕉結實的那一天!

.

.

.

.

.

一方田園 有形與無形收穫萬千

根據旅人這一年來的觀察,雖然沒有定期的照顧,這一片路邊菜園仍產出了許多:地瓜葉、大陸妹、萵苣、玉米、白蘿蔔、蕃茄、九層塔、迷迭香。更有許多肉眼難以看見的無形產出,例如增加了附近鄰居的互動與生活樂趣。當我們在整理菜園的時候,附近的媽媽忍不住也走過來串門子,小聊過後發現,媽媽們比我們還瞭解這片菜園!雖然地瓜葉市價便宜,她們偶爾還是會來採摘香蕉圈長得密密麻麻的地瓜葉,媽媽們也嚐過長得歪歪斜斜的白蘿蔔,不太好意思地告訴我們並沒有很好吃。附近的團體還自動自發地在草地上做了長長的椅子,吸引貓咪前來乘涼,相信當天氣好或樹蔭茂密之後,也會吸引行人停歇腳步。

除此之外,平常觀察不到的生態系也改變了。最初在營造香蕉圈時,我們發現草坪底下的土地被填充了許多建築廢土,埋進了大大小小的磚頭與水泥塊。但在旅人的厚土種植之後,泥土中開始出現大大的蚯蚓與雞母蟲,那是貧土轉為沃土,生命重新回到土壤中的證明!

動手農作 解放都市!

曾聽過一位朋友分享一個故事,在他所居住的社區中庭,因為原有的植物枯死了,所以居民就在空地上種了幾棵木瓜樹,看著木瓜逐漸長大結果,成為附近民眾和孩子天天注目的焦點與話題。不過有天管委會認為不應該在社區中庭種木瓜,因此又剷除掉了,空蕩蕩的空地就荒蕪至今。

為什麼寧願任憑土地荒蕪,也比種植可食植物好呢?為什麼公共空間,就不能種植果樹蔬菜呢?茼蒿的花與波斯菊一樣美麗;綠油油的香蕉樹,也媲美旅人蕉的搖曳呀。一處可食地景的維護,其實只是比景觀植物多一點管理罷了。

在這個面臨全球暖化、能源耗竭的時代,我們更需要城市脫離對外地能資源的依賴,成為一個自我支持的系統,其中都市裡的在地農耕就是人人都有能力且樂而為之的方式之一。透過都市農耕的產出,我們能夠保障糧食自主;透過都市農耕的綠化,我們能夠減緩熱島效應;透過都市農耕的多樣性,我們能夠回復自然的生態。何不現在就解放太過制式且硬梆梆的公園、人行道景觀,讓富有創意與熱情的城市居民參與自己生活空間與生活方式的改造呢?

 
 
   
 
  地址:116台北市汀州路四段105巷10號1樓